小涴熊

‖Blood and gold ‖(Ⅱ)

*ooc

*玄幻

*全员向,主瑞金,副雷安

光透过窗照在少年金黄色的头发上,醺醺然,淡淡的朦胧,仿佛与光融为一体,似真似幻。少年的脸上,像是梦到了什么好吃的,痴痴地笑。他的旁边是一个白色头发的少年,正迷恋得看着那熟睡的少年,看起来在记录的本子上,却是那少年的画像,栩栩如生。

好像触碰金,他身上每一处肌肤,每一个细胞,都是自己所渴求的。这种欲望越来强烈,不 ,不行,我这种肮脏的人有什么资格呢,不能再看下去了。

可当不再看金,看着那本子上画的金,格瑞便就这样亲了上去,舌尖尝到笔墨的味道,只要想着这是用来画金的,他就是甘之如始,只要金一直在他身边,他愿意付出一切,只要,只要金“金……”
回过神来时,画已不在。转而又去看着金,希望金能再多睡一会儿,这样自己就可以和金多待一会儿。不过一下课金就醒了。
打着哈欠,揉着眼,湛蓝色带着初醒时的迷茫,如同小鹿般无辜的眼睛就这么看着格瑞,却没注意到对方暗了的眼神
“格瑞,现在什么时候啊?”
“刚好是进餐时间”
“这么快就到了,我是睡了多久啊”
“没事”
“那好吧,走,格瑞我们去餐厅吧”
“嗯”
走在小径上,听着鸟儿的鸣叫,金感觉舒服极了,突然看到前面有两个人,是安迷修
“安迷修!安迷修!”跑着上前
“金!,你也来这儿了啊。真是很久都没看见你了,都长这么高了”
“嘿嘿,没有啦。啊,这个人是谁啊”
“我的师兄,神近耀”
“你好”不过对方倒是没有什么反应
“对了,雷狮呢,怎么没看到他”
“谁在说本大爷”
“雷狮!,你来了”
“切”
﹉﹉﹉﹉﹉﹉﹉﹉﹉﹉﹉﹉﹉﹉﹉﹉﹉﹉﹉﹉﹉﹉﹉﹉
“哎哎哎呀!”一个小男孩从树上掉了下来
“金,你没事吧”格瑞急切得问道
金摇了摇头“没事没事。哼,雷狮和安迷修哥哥真是过分,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我们去找找”
“嗯”
待到金和格瑞找到那两个人时,他们正在草丛里打闹翻滚
看着被自己撑倒在地的雷狮“今天我一定要赢你”
“你还弱得很呢”
“你说什么?!”
“本来就是!”

雷狮一个反扑局势瞬间调转
安看着这近在咫尺的雷狮加上肩膀上那把他禁锢住的手臂,不知是愤怒还是羞耻的心情让他的脸渐渐红了起来
“你,你这个家伙脸红什么”带着自己不解的心情,急忙站了起来,离安迷修远远的
『干什么是这种反应,你是有多嫌弃我吗』
看着一个人慢慢爬起来的安迷修,雷狮竟然有想安慰他的感觉,又是这种莫名其妙的感情,真是烦啊,越想越烦的雷狮干脆不管了,朝着金走了过去,独留安迷修一个人在原地

小金跑到安迷修的旁边“安迷修哥哥你没事吧”
“没事喔”心里渐渐温暖,温柔得揉了揉小金的头
“那我们快回去吧”
“好”
﹉﹉﹉﹉﹉﹉﹉﹉﹉﹉﹉﹉﹉﹉﹉﹉﹉

雷狮身为一个国家的王子,却是被忽视的,国王的儿子实在太多了,母亲没什么权势地位的都是如此。
不过雷狮到是喜欢这样,一个王子要学的东西太多了,那些什么礼仪举止,雷狮想着就烦。
但雷狮虽然一天游手好闲,却是非常有才能的。直到这份才能被那一个公爵注意到了。
于是公爵向陛下请求,把雷狮带去自己家中培养成才

看着一个估计连自己名字都叫不出来的皇帝一口就答应,倒还真是恶心呢,只可惜不能陪卡米尔了。雷狮想着
跟着公爵来到家里,没想到看见一个和他一般大的,正认真苦苦练剑的少年,雷狮感觉似乎,又有好玩的了

安迷修永远记得第一次见到雷狮的时候。那是的他还在练剑,一个石子突然砸了过来,顺着方向看去,一个紫发少年就这样站在一颗樱花树下,风轻轻吹起,花瓣和那少年的发丝在风中慢慢飘荡
“雷狮,我的名字”
虽然有很多不解的地方,但他还是回答了
“你好,我叫安迷修”

﹉﹉﹉﹉﹉﹉﹉﹉﹉﹉﹉﹉﹉﹉﹉﹉

知道雷狮身份之后的安迷修还是很吃惊的,所以对雷狮特别礼貌,不过雷狮这家伙却以欺负安迷修为恶兴趣。
知道了安迷修学习的东西,就也要跟着学,总是要比他更厉害才好碾压嫌弃他,看着安迷修那沮丧的脸他就开心。

刚开始的安迷修还是很难受的,原来的自己虽然被夸为天才,但和真正的天才比起来还差得远。
直到安迷修发现了雷狮的秘密
那些魔法根本就不是掌握了得才会使用的,而是因为喝了魔法药水。
手里拿着那些破瓶子,安迷修强忍着打人的冲动“雷狮,你给我出来!!!”

﹉﹉﹉﹉﹉﹉﹉﹉﹉﹉﹉﹉﹉﹉﹉﹉

因为和金他们是世交,从小就认识金,故和雷狮混熟之后,就带着他去见了金和格瑞,并向他们介绍了雷狮,安迷修才没有不好意思呢……

这就是他们的童年

﹉﹉﹉﹉﹉﹉﹉﹉﹉﹉﹉﹉﹉﹉﹉﹉﹉﹉﹉﹉﹉﹉

TBC



好吧,死了这么久的我来挺尸啦(ó﹏ò。)难受
这次不是更新实在抱歉

最近因为要上学了,学业繁忙(补作业),而且学校玩不了手机所以就是周更了.......
但,以后保证粗长一些ᕦ(ò_óˇ)ᕤ

‖Blood and gold ‖画风突变


想了想干脆当小剧场好了

凹凸学院,位于凹凸国最繁华的地段,却是一座位于云巅之上的空中之岛。其奢侈程度用暴殓天物也不为过,用白玉铸造成的哥特式建筑加以无数水晶,魔石,耗费无数名铸造师合力打造而成。与昂贵的材料对等的是那华美壮丽的外观。在普通人的眼里,凹凸学院就是如同天堂一样的地方,是他们可望而不可及的地方。

在这个魔法师缺稀的世界,凹凸学院的魔法师却多得如同蚂蚁一般,当然,魔法除外,还有战士,剑士,骑士,弓箭手,药剂师,召唤师,炼金师……     但不论是哪一种都要有极高的天赋。凹凸学院是天才的聚集地,是权力和实力的代名词,是无数人做梦都渴望去的地方。

不过要是问到凹凸学院的校长,却是一个神秘人,没有人见过“他”,更不知道“他”姓甚名谁。对于“他”的身份和性别也是众说纷纭,有人说“他”是一个老头;有人说“他”是一个女人;也有人说“他”不是人云云

撇开校长不说 ,那七个副校长也是神秘满满,唯一见过他们的只有现任学校指挥官-----丹尼尔

﹉﹉﹉﹉﹉﹉﹉﹉﹉﹉﹉﹉﹉﹉﹉﹉

望着那高高在上的凹凸学院,金挠了挠头,对着格瑞说

“格瑞,我们怎么上去啊?”

格瑞指着一处“那”,顺着手指的方向,金看到一栋房子,门前高高挂着一个门匾

“好吧,我竟然没看到”

“哟,二位也是来报名的吗?”

“嗯嗯,是的是的”

“好的,那名字?”

“我叫金,他叫格瑞,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年龄?”

“我今年15,格瑞今年17”

“那是打算报哪一种呢?”

“我要报魔法!格瑞你呢?”

“剑士”『这样才能更好地保护你』

“好的,那请把手放在这个魔法球上”说罢一个魔法球就出现在桌子上

金慢慢把手放了上去,可魔法球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欸!!!怎么会这样!?”

“差点忘记说了,咳咳,不要慌,尝试把身体里的魔力送到那魔法球上”

金尝试着做了,可结果却不尽人意,只有淡淡的白光,刚好在及格边缘

“没想到竟是最稀有的光明属性,虽然天赋不怎么样,但还是通过了测试,恭喜你了,小伙子”

“哈哈,格瑞你看到了吗?我通过了我通过了,噢,太好了!”

格瑞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宠溺看着高兴得手舞足蹈的金

“对了,格瑞,你也来试试嘛”

“我?”

“嗯,对啊”

“可我不会....”

“试试才知道嘛”

呦不过金的格瑞只好也上去试了试,与金完全相反的是,魔法球发出了刺眼的绿光

“天啊,这么强烈的光芒,还是我见过的第二个,有这么强的魔法天赋,为什么不当一个魔法师?”

“不要”

“实在不行,那,那当个魔剑士也好啊”

“魔剑士是什么?”金好奇地问

“魔剑士就是我们经常说的魔武双修的人”

“哪个更厉害”格瑞问到

“当然是魔剑士了!,剑士只是单纯靠身体素质和斗气,魔剑士却可以加上魔法一起使用……”

不等那人说完,格瑞就打断了他“那我当”

“好好好,我这就去帮你改一下。好了,这就是两位的录取通知书,走到后面那个魔法阵上就可以上去了”

待金和格瑞站在那个魔法阵上,魔法阵启动后,金之前对这魔法阵是期待完全破灭了,不是想象中“嗖”地一下就到上面了,而是魔法阵整体上移

“啊啊啊!!!,格瑞我恐高啊!”立马熊抱住格瑞不敢睁眼

倒是格瑞一脸享受

﹉﹉﹉﹉﹉﹉﹉﹉﹉﹉﹉﹉﹉﹉﹉﹉

真站在大门口,才能实际体会到多么的奢侈,真真是钻石门,金子打造的门匾

金左看看,右摸摸,上咬咬,下蹭蹭

格瑞依旧是全程宠溺加痴汉『好可爱啊』

不过这次金倒是注意到了大门旁也有一个房子门前写着

但,人怎么还是刚刚那个人

“嗨,我们又见面了,有没有想我啊?大家”

“有!”

“金果然是小天使”说完却感到背后一凉,有一道杀人的视线投来

“呃呃,我是来给你们发小精灵球的”

“小精灵球?这是什么?”

“这可是以后你们的小助手喔,注入自己的魔力,属于你独一无二的小精灵球就会苏醒,你就成为了它的主人,它可以当闹钟 管家,朋友等等,力称做主人的贴心小棉袄”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给,这是你们的小精灵球,那我就告辞了”

“拜拜啰,大叔”

﹉﹉﹉﹉﹉﹉﹉﹉﹉﹉﹉﹉﹉﹉﹉﹉

看着被自己换醒的小精灵球,金哭着对格瑞说“为什么它头上有一顶帽子!,怎么取也取不下来,欸!!格瑞你的小精灵球头上怎么有一株芦荟!?”

格瑞“..........”


‖Blood and gold ‖(Ⅰ)改

               
*双病娇梗

*ooc

*玄幻(背景类似欧洲中世纪)

*开头有略微路人情节

【第一次写文来着,希望不坑】

“格瑞,今天到你了。你小子可真是幸运,伯爵大人现在都没玩腻你。哼,快跟上”管家说完,一声牢笼打开的声音,格瑞走了出来。被带去沐浴后,来到了伯爵大人的房间。
……
“啊,小格瑞,终于来了,“爸爸”我可是期待很久了噢,嘻嘻嘻,你的味道可比一般人美味多了。”
格瑞熟练得爬上了伯爵大人的床。
默默承认着身后那个老男人的撞击,一下又一下的抽打。
藏在枕头下的手却是拽紧了拳头,指甲扎进肉里也减轻不了他此时内心的屈辱,但,夜还很长。
等格瑞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的清晨,不远处的对话,清楚地传到了他的耳中
“伯爵大人,又有一批新的男童,还请您过目”
“哦?,几岁的?”
“都是按大人您最喜欢的5.6岁抓的,且相貌上乘”
“哈哈哈,这次你做的不错,下去领赏吧”
“大人,那小人这次可以领多少呢?”
“哼,区区一个人贩子,还想狮子大开口?你也要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大人,大人赎罪,小人明白了”
“嗤,管家,带我去看看那批新货”
“是,大人”
…………
等伯爵离开后,格瑞又听到那人贩子的咒骂声
“切,真是铁公鸡,明明一个伯爵还这么吝啬,还喜欢调教男童,真是个变态”随后便走开了。
格瑞躺在床上,等身体不再太过疼痛,有了些力气,穿上衣服便马上跑了回去,可最终还是晚了一步,早饭早已被他的“同胞”瓜分完了。在这个牢笼里,一切就是这样,他们都是被抓来当玩物的,没有任何的同情和怜悯,就算有,也会被那个伯爵玩死。每天的饭虽然会按时送来,可分量根本不够,只有靠抢。格瑞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了,看着周围不断死去又不断加入的人,他的性子也变得越来越冷漠甚至残忍。默默抱紧怀里的东西,格瑞知道,属于自己的东西,不管是食物还是衣物只有牢牢抓住才不会被偷,这里也是需要靠拳头说话的。
﹉﹉﹉﹉﹉﹉﹉﹉﹉﹉﹉﹉﹉﹉﹉﹉
这是一个好机会,格瑞拿着刀,狠狠刺向了伯爵的心脏,立刻捂住他想要大叫的嘴巴。
看着伯爵的尸体,格瑞在害怕之余却感到一种兴奋,一种刺激。哈哈哈,这个恶心的老东西终于死了,哈哈哈。凌乱而紧凑的呼吸,看着那张脸,格瑞压抑许久的恶意在这一刻爆发了,一刀一刀地刺向尸体,分解四肢,挖出内脏,割碎眼球……格瑞太高兴了,他享受着现在,丝毫不怕有人来打扰。因为这个老东西最近喜欢他喜欢得紧,专门警告过,不准任何人前来打扰,这回却没想到死在了自己手里。等到尸体分割成肉沫,格瑞这时候开始冷静思考对策:出门是肯定不行的,而这里是那个死老头专门的调教室,可以翻窗出去,庄园右侧的围墙边,在一堆杂草下有一个狗洞,可以从那儿逃出去。换掉这满是鲜血的衣服,穿上一件破旧衣服,取下伯爵的戒指等小巧饰品,就开始逃了。格瑞的计划很好,也成功躲过了士兵的巡查,驾着马,看着地图准备逃进最富饶的第一强国---凹凸国,可格瑞不知道这是一个魔法世界。就在格瑞进了凹凸国,2.3天过去后,一直没有停歇的格瑞看着比以往更蓝的天空愉悦地认为自己终于自由的时候,一位顺着追踪魔法找到他的魔法师从天而降,他的幻想瞬间破灭。魔法师虽然稀有,可一个伯爵被杀死的事还是值得魔法师出动的。心高气傲的魔法师看到格瑞那副轻松自己的不屑眼神,加上管家叫他“好好”对待这小子的请求 念动咒语,一个2级的雷属性魔法便击在了格瑞身上
“啊啊啊!!!!”浑身上下被电击着,每一根汗毛都在颤抖叫嚣着极端的疼痛,猛然吐出一口血
“哈哈小子,知道厉害了吧,我劝你快点投降,以免再受皮肉之苦”可看去还是那双漠视不屑的眼神,区区一个臭小子,竟然敢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要让你后悔。
就在格瑞第四次承认电击不住地倒下,视线渐渐模糊,大脑开始放空昏迷之前,他好像听见一个稚嫩又好听的声音在说“住手!”
﹉﹉﹉﹉﹉﹉﹉﹉﹉﹉﹉﹉﹉﹉﹉﹉
格瑞睁不开眼,但身体现在却非常舒服,带着极度想知道这是哪儿的心情,格瑞拼命睁开眼,触目的是洁白一片
『这是哪儿?难道是天堂吗?』
动了动手指,触碰的却是异常的柔软
『好舒服的感觉,比那个死老头的床还要舒服』
“呀,你已经醒了吗,已经没事了吗”
再入眼的却是天使,一头金色短发柔顺得贴在脸两侧精致的脸上有一双仿佛带着光明的湛蓝大眼睛,而这个天使此时正注视着他,露出一个大大是灿烂的笑脸
“你好,我叫金,你叫什么名字?”
【格瑞当时的震惊谁也无法体会,这大概是他第一次看见有人对他笑吧】

﹉﹉﹉﹉﹉﹉﹉﹉﹉﹉﹉﹉﹉﹉﹉﹉

格瑞时常在想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小少爷的呢?应该是从那个笑容开始吧。只要想到金,格瑞心里就一片柔软。这不是当然的吗,金对他来说就如同神祗,把肮脏污秽的自己拯救,让他体会到温暖。为了能陪在小少爷的身边,他向公爵大人请命,愿意承受任何痛苦,不论是什么条件,什么要求。
“格瑞,我要去凹凸学院,你愿意和我一起吗?”
“当然”
“哈哈,那格瑞我们后天就出发吧,你可要好好准备一下哦”
﹉﹉﹉﹉﹉﹉﹉﹉﹉﹉﹉﹉﹉﹉﹉﹉

金来到了公爵的房间,看见那个站在桌前的中年人。
“父亲,我来了”
“嗯,金,你也已经15了,差不多可以去那里了”
“凹凸学院吗?”
“嗯,这凹凸学院里还有一些你需要注意的人,这封信,你拿好,找到那个人,就把这信给那个人,你知道的”
“是,父亲”金此时冷漠地像另一个人,
弯腰鞠躬“那我告退了,父亲”

﹉﹉﹉﹉﹉﹉﹉﹉﹉﹉﹉﹉﹉﹉﹉﹉
二天时间一瞬即逝,坐在马车里,金开心地哼着歌,四处看风景,而格瑞在干什么呢?当然是在偷偷看着金啊。
『金真是怎么看都看不腻,眨眼都是一种浪费,我只想一直一直看着金,把他的笑,他的恼,他的愁,他的所有样子都刻在脑海里』
                            就这样,我们的旅程开始了。

﹉﹉﹉﹉﹉﹉﹉﹉﹉﹉﹉﹉﹉﹉﹉﹉﹉﹉﹉﹉﹉﹉﹉﹉

凹凸学院,位于凹凸国最繁华的地段,却是一座位于云巅之上的空中之岛。其奢侈程度用暴殓天物也不为过,用白玉铸造成的哥特式建筑加以无数水晶,魔石,耗费无数名铸造师合力打造而成。与昂贵的材料对等的是那华美壮丽的外观。在普通人的眼里,凹凸学院就是如同天堂一样的地方,是他们可望而不可及的地方。

在这个魔法师缺稀的世界,凹凸学院的魔法师却多得如同蚂蚁一般,当然,魔法除外,还有战士,剑士,骑士,弓箭手,药剂师,召唤师,炼金师……     但不论是哪一种都要有极高的天赋。凹凸学院是天才的聚集地,是权力和实力的代名词,是无数人做梦都渴望去的地方。

不过要是问到凹凸学院的校长,却是一个神秘人,没有人见过“他”,更不知道“他”姓甚名谁。对于“他”的身份和性别也是众说纷纭,有人说“他”是一个老头;有人说“他”是一个女人;也有人说“他”不是人云云

撇开校长不说 ,那七个副校长也是神秘满满,唯一见过他们的只有现任学校指挥官-----丹尼尔

﹉﹉﹉﹉﹉﹉﹉﹉﹉﹉﹉﹉﹉﹉﹉﹉

望着那高高在上的凹凸学院,金挠了挠头,对着格瑞说

“格瑞,我们怎么上去啊?”

格瑞指着一处“那”,顺着手指的方向,金看到一栋房子,门前高高挂着一个门匾

“两位也是来报名的吗?”

“嗯嗯,是的是的”

“好的,名字?”

“我叫金,他叫格瑞,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年龄?”

“我今年13,格瑞今年15”

“那是打算报哪一种呢?”

“我要报魔法!格瑞你呢?”

“剑士”『毕竟这样才能更好地保护你』

“好的,那请把手放在这个魔法球上”说罢一个魔法球就出现在桌子上

金慢慢把手放了上去,可魔法球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怎么会这样!?”

“不要慌,尝试把身体里的魔力送到那魔法球上”

金尝试着做了,可结果还是不尽人意,只有淡淡的白光,刚好在及格边缘

“没想到竟是最稀有的光明属性,虽然天赋不怎么样,但还是通过了测试,恭喜你了,小伙子”

“哈哈,格瑞你看到了吗?我通过了我通过了,噢,太好了!”

格瑞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宠溺看着高兴得手舞足蹈的金

“对了,格瑞,你也来试试嘛”

“我?”

“嗯,对啊”

“可我不会....”

“试试才知道嘛”

呦不过金的格瑞只好也上去试了试,与金完全相反的是,魔法球发出了刺眼的绿光

“天啊,这么强烈的光芒,还是我见过的第二个,有这么强的魔法天赋,为什么不当一个魔法师?”

“不要”

“实在不行,那,那当个魔剑士也好啊”

“魔剑士是什么?”金好奇地问

“魔剑士就是我们经常说的魔武双修的人”

“哪个更厉害”格瑞问到

“当然是魔剑士了!,剑士只是单纯靠身体素质和斗气,魔剑士却可以加上魔法一起使用……”

不等那人说完,格瑞就打断了他“那我当”

“好好好,我这就去帮你改一下。好了,这就是两位的录取通知书,走到后面那个魔法阵上就可以上去了”

魔法阵启动,一下便到了上面

﹉﹉﹉﹉﹉﹉﹉﹉﹉﹉﹉﹉﹉﹉﹉﹉

真站在大门口,才能实际体会到多么的奢侈,真真是钻石门,金子打造的门匾,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辈子都看不到的景色。
金和格瑞来到上面,不过还没担心怎么办就有人来接他们了,倒是一个模样普通的中年人,身上的衣服着“3”
“我是你们的指导员,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我,现在带你们去宿舍整理,好了再告诉你们教室位置”
“好的”
﹉﹉﹉﹉﹉﹉﹉﹉﹉﹉﹉﹉﹉﹉﹉﹉﹉﹉﹉﹉﹉﹉﹉﹉
等到金和格瑞慢慢熟悉了学院,才知道几天后有一个淘汰赛,只有前100名可以继续留在这个学院
格瑞打,金治疗,再加上一个最近认识的紫堂幻这样分工的他们倒是刚好在第100名晋级了。

这样高水准的淘汰赛倒是很有效果,剩下的都是高手,学校里已经有了通过淘汰赛的表现,综合实力的排名榜

No.1 嘉德罗斯,魔武双修,金属性,武器棒子
No.2 格瑞,魔武双修,风属性,武器剑
No.3 银爵,魔武双修,暗属性,武器锁链
No.4 雷狮,魔武双修,雷属性,武器锤子
No.5 安迷修,龙骑,水火双属性,武器双刀
No.6 帕洛斯,魔法师,暗属性
No.7 蒙特祖玛,剑士,风属性
No.8  雷德,战士,土属性
No.9  神近耀,刺客,暗属性
No.10 佩利,狂战士,火属性
No.11  莱娜,魔法师,风属性
No.12艾比&埃米,弓箭手
…………………………………………
…………………………………………
剩下的便是一些非打斗类排名
凯莉,炼金师
卡米尔,锻造师
金,光属性魔法师(治疗师)
紫堂幻,召唤师
…………………………………………
…………………………………………

TBC